饶时琛和楼嘉念对视一眼,自然是不愿意离开的。

至于饶严钟,那就更不用说了。只听得见他说道:“我留下来就行,时琛和念念你们回去。”

饶时琛眉宇微皱,想了想,说:“爷爷,您和念念回去吧,我留下来照顾外婆就行。”

听到这话,陈玉惠立马拒绝,“不行,时琛,你明天还有工作,我自己一个人能行。”

“怎么能放外婆您一个人在这里?我们不放心,就让我留下来吧。”饶时琛很坚定的要留下。

饶严钟很不满,“臭小子,你外婆现在和我在一起,照顾你外婆这事你休想和我抢!”

饶时琛:“......”

最后,所有人都拗不过老爷子,只能让老爷子留下来了。

饶时琛牵着楼嘉念离开的时候,夜色已深。

晚风拂面,医院门口外面清清冷冷的,很是寂静。

楼嘉念忽然叹了一口气,“幸好外婆没事。”

闻言,饶时琛眉宇微挑,说:“我想,是时候该让爷爷带着外婆回去景泰园住了。”

“嗯?景泰园?”

“那是爷爷自己的住宅,如果不是因为外婆住在了公寓那边,不然爷爷怎么会跟过去?明天我和爷爷说一声,等外婆出院了,还是回景泰园住比较合适,至少那里佣人多,而且还有秦叔照顾着。”

楼嘉念点点头,“我到时给外婆做做功课,让外婆陪爷爷回去住。”

急诊内。

陈玉惠在输液。

一旁,饶严钟捧着温开水,将吸管放到了杯子中,送到了陈玉惠唇边,“玉惠,快喝点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