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里温度一下降之冰点,沈娇眉宇间闪过一丝阴狠,不由得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艳红的唇一勾,却看不出半点笑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喜欢借别人衣服穿。”

文清一目光寒凉,一字一句,连个眼神都没给沈娇。

沈娇作为家里最小的女儿,又有全家人宠着,哪里有人给过她冷脸,冷凝地目光看向文清一,电光火石之间,其他人仿佛闻到了硝烟弥漫的味道。

可文清一并没有松开抓着衣服的手,沈娇的脸有些挂不住,抓住衣服的手背上青筋鼓起,一双本清明的黑眸里怒意横起,重复了一遍她刚刚所说的话:“别人?”

呵,真是给脸不要脸,说她是别人?还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这样说过话,更没有人敢跟她抢东西。

与文钰在一个屋檐下共度十几年,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大哥有洁癖,甚至连她摸过的衣服都丢掉再买,现在竟给了她披上。

不平衡的天秤,重重地跌向了嫉妒的一方。

冷凝地气氛僵持不下,两人。大有一番谁也不让谁的趋势,旁边室友看不下去,出声道。

“就是一件衣服罢了,至于让你们一见面就脸红脖子粗的,不如你就穿我的好了。”钟白尬笑一声,想缓解一下气氛,将自己的衣服盖在了沈娇身上。

林倩被文清一刚刚那一眼看的害怕,扯了扯沈娇,凑在她耳边用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算了吧,娇娇,犯不上跟她这种野丫头置气,小门小户的出身,跟你比不了,你才是大家千金。”

沈娇自然也不傻,现在发作对她没什么好处,端起架子来,生生将这口气吞下,收回手居高临下地看着文清一,冷哼一声,像是把这件衣服施舍给她一样:“没关系,你要是喜欢就先留着,我回头再问大哥要,只不过是一件衣服而已。”以后再走着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