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姐??刘姐?”沈母见刘妈嘴角上扬,伸手推了推她的胳膊,将人从回忆中拉扯出来。

“沈太太,我以前还真帮过一个男人,不过时间太久了,我都记不起来他的样子了。”刘妈细细观察着二人的反应。

文清一说过这件事情办的好可能会关系到她的以后,甚至是生命。

那孩子是她从小心疼到大的,现在又是在帮自己,她绝对不能出什么差错。

“那他有没有跟您说过什么话?”

沈父阅人无数,竟没有在刘妈身上看出半点在撒谎的迹象,一脸赔笑着继续问。

“你怎么知道的?”刘妈故作惊讶地看着沈父,后者心中一沉,只听见她说:“那个男人特别奇怪,临走的时候说什么一定会报答我的,你说我做好事哪儿图的是什么报答……”

对上号了。

沈母只觉得头晕眼花,虚脱地瘫坐在地毯上:“真,真的是她……”

他们本来还心存侥幸,是不是帝国找错了人。

“扑腾”一声。

沈父突然跪倒在地上。

这个家中的顶梁柱,公司几十号员工尊敬的老总,竟然就这么直挺挺地跪在了自家保姆的面前。

“爸?你这是做什么?!你怎么能给她下跪!”

沈娇冲过去分离想把他拽起来。

沈父突如其来的举动搞的沈娇一头雾水,甚至有点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中邪了。

“混账!你这个不孝顺的东西,还有脸问?!怎么照顾你刘伯母的!还不快给她道歉!”沈父一听到沈娇的声音就怒不可遏,抬手就想打沈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