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娇冷眼看着文清一艰难地把刘妈从地上扶起来,才碍于众目睽睽搭了把手惺惺作态:“刘妈,你没什么事吧?”

“没事,没事……”文清一扶着刘妈的手隐隐感觉到对方在听到沈娇开口时在颤栗,看来平时在沈家没少受沈娇欺负。

“小姐,你别管我。”

怕自己会连累文清一,哪怕脚都无法点地的疼痛,因为曾经伺候过她,沈娇知道后常以各种理由耐着性子折磨她,刘妈压低声音开口道。

文清一看了一眼沈娇,冷漠的眼神带着难以压制的威慑和恼怒。

沈家身强力壮的下人有的是,为什么沈娇特意选刘妈陪她过来

而她今天为了符合这儿的风景,穿了一件手工制作的黑色旗袍,左脚的方根皮鞋侧面有一道不明显的划痕。

刘妈还拿了那么多行李,很难注意到自己脚下,想来是有人故意的。

“我送你去医院。”

现在当务之急是送刘妈去治疗,文清一搀扶着还未迈出第一步,就被林倩细长的胳膊给拦住:“哎,这刘妈是沈家的保姆,就算要送去医院,也轮不着你在这儿显摆自己的爱心吧?”

“再说了!”

林倩指了指自己的行李箱,不依不饶地说道:“她把我的行李箱磕坏了,现在拍拍屁股就想走人?”

“我会按照原价赔偿给你。”文清一懒得跟她废话,谁知道沈娇这时突然开口:“这怎么好意思让你赔偿呢,毕竟是我们沈家的人。”

“我送刘妈去医院就可以了,不劳你费心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