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张声势?

张君轻轻一珉,拿起手中的药瓶,在手里抛了抛,随即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猛然往地上一摔,随即一阵寒风刮过,粉末随即被一刮而空!

突然起来的动作,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就连所有参加大比的医者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向这边!

少年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果然是一个浪得虚名的人,难道你以为,不小心打碎瓶子,就可以掩盖住你不如我的事实了吗?”

张君带着有些可悲的目光看着他:“真不知道你这股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不过,有这样的一个爷爷,养成你这般一个孙子,本公子倒也理解!”

对于医者协会的人,张君从来不懂的什么叫做客气,哪怕只是个刚出茅庐的小子,他可不认为,在这帮老混蛋的教导下,能够教育出来什么出色的年轻人来!

张君压根就没将少年的嘲讽放在心上,鼻尖轻轻的嗅了嗅,之后露出一抹邪魅的微笑:“看来,你们这选药材的人对张某还真是特殊照顾啊!”

“九香、昆耙、灵虚子三位药材,不管是习性还是功能,都十分的相似,研成粉末掺和在一起,更是难以辨别,呵呵,你们医者协会对张某人,还真是待遇不一般啊!”

众人一片哗然,在场的都是医者,刚才张君说的那三位药材,他们自然知晓,而且更知道,张君所言不假,这三味药材极为接近,别说研制成粉末,就算单凭药味,一般医师也难以辨别,而张君刚刚那惊艳的一摔,仅凭刚刚寒风将粉末刮散的一瞬间,根据空气中的药味,瞬间分辨出三味药材的成分,而且根据长老院诸位长老的反应,他们已经看得出来,张君,说对了!

“胡说八道!你以为你随便说三个药材的名称就可以证明你说的是对的吗?”

医宗大长老的孙子怒目而视,他怎么也不相信,张君能够用这种手段辨别出药理的成分,要知道,虽然看似简单,可能够做到这一切,是需要强大的药理基础做底蕴,他不相信,仅仅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张君能够做到连自己爷爷甚至都做不到的事情!

“大长老,还需要我解释什么吗?”

张君懒得对他说什么,直接将话锋转移到医宗大长老的身上!

医宗大长老阴沉着面色,盯着他,良久之后,缓缓的点了点头:“不愧是仲景世家的大公子,虽然飞扬跋扈了一些,但是确实有几分本事!”

此话一出,所有人又是一片哗然,大长老的这句话,算是肯定了张君刚才分析出的药粉成分,一字不差!

“呵呵,若是想要针对本少,就拿出点真本事,就这么点小小的伎俩,还是别来丢人现眼了!”

“张君!”

毒宗大长老接过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