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地方一片沉静。

所有视线,全落在了高老师身上。

程星河吸了口凉气:“这盘棋下的可够大的——第一次,利用白潇湘背叛敕神印,二次,利用祟压敕神印,到这一辈子变本加厉,从娃娃抓起,还想从小就把七星给控制起来,一次比一次狠,这是要斩草除根!”

要是能控制我,那就能顺利的拿到了敕神印,而且,杜绝了许多的风险。

我看着他:“也许,还有其他一个原因。”

高老师盯着我。

“你知道,有人一直在身边帮我,所以跟在了我身边,想看看帮我的那个,到底是谁,到底躲在什么地方,你要是能控制了我,除掉了那个帮手,才是绝了后患——你在害怕。”

“你害怕,我会再一次,在那个人的帮助下,重新回到世上。”

程星河忽然也反应过来了:“那个传说……”

“没错!”头顶一阵凌厉的灵气碰撞的声音,那个衔阴还想冲过来,凤凰火反手对着它的瞎眼就燎了过去,把它逼退,小龙女低下了头,大声说道:“传说之中——五爪金龙死不了!”

就因为是抢来的,所以格外细心,每一步都要算好,这一次跟着我长大,就是想把一切跟我有关系的连根拔起,以绝后患。

本来,真龙穴压祟,是断了我的生路——哪怕景朝国君醒了,他也不会出来,他怕祟会祸乱三界,他怕荧惑守心的大灾,会屠戮众生,为此,他宁愿自己镇在里面。

可天河主发现——也或者是之前就预测到了,二十年前,我能从真龙穴靠着江夫人出来,再因为那个鬼医,被清除了真龙骨,这就说明,我身边有很强大的人在帮我。

他不光不容我活下去,也不容那个帮手活下去。

我回头看向了江仲离。

“你是不是,也早就知道?”

江仲离依然是个从容不迫的笑容:“国君全看出来了。”

所以,江仲离利用骑龙葬,以江瘸子的身份转世,一直东奔西跑,不肯跟我见面,第一自然是想要让我独立去完成那些磨练,长出真龙骨。

第二,就是避免自己被天河主给抓住。

这不光是我和天河主的仇怨,也是江仲离和天河主的博弈。

哑巴兰寻思了半天,反应过来了:“那——那个时候,你被抓到了九重监,他为什么还留下了你?”

江仲离一笑,看着我。

程星河给哑巴兰脑袋上来了一下:“这还用说?”

天河主抓住江瘸子,就一个目的——以江仲离为诱饵,把我引到二十年前,就让五大人在封宝宫门口修好的陷阱,把我弄到了虚无宫里去。

那是他一个重要的后路——为了得到敕神印,和这么多年来的计划,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用这个法子。

可我成长的实在是太快了,已经超出了他能掌控的范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